新浪中港搬家客户端

網戀情人成了合租“嫂子” 接下來的事情失控了

網戀情人成了合租“嫂子” 接下來的事情失控了
2021年01月13日 13:01 上觀

  原標題:網戀情人成了合租“嫂子”,接下來的事情失控了……

  沒有人的時候,看守所裏的餘朋經常會問自己,如果沒有遇到陳芯,自己的人生是不是會不一樣?

  網戀情人成了“大嫂”

  餘朋2017年的時候就來到上海創業了,起初還算順利,然而好景不長,他開始屢屢失敗,在賠光所有錢後,他成為一名房地產中介。

  起初有些不適應,但餘朋很快就緩過來了,他覺得和創業相比,給別人打工的壓力還是要小多了。他租的房子是三室一廳的,離地鐵站和公司都不算遠,因為幫房東談攏了好幾樁不錯的買賣,房東給他的租金遠低於市場價格,餘朋對自己當下的生活十分滿意。

  2019年11月的一個寒夜,餘朋通過交友軟件認識了一個女網友。幾個小時聊下來,餘朋對她心生好感。在幾次暢聊之後,餘朋便提議見面,女方欣然應允。

  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個雨夜,餘朋約對方在自己家附近的餐廳吃飯,那女子長得雖不如頭像中美麗,但性格爽朗温柔,餘朋十分驚喜。飯後,餘朋邀請她去家裏做客。當晚,在餘朋的再三挽留下,女子留宿在餘朋家,兩人發生了關係。

  然而,第二天清晨,這個叫陳芯的女子卻告訴了餘朋一個令人震驚的真相——她其實早已經結婚了。原來,陳芯在老家時便早早結了婚,婚後還與丈夫有了兩個孩子,前兩年她跟隨丈夫一起來上海打工,孩子就留在老家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。聽到這些,餘朋又沮喪又憤怒,便主動提出終止這段感情。

  然而,分手後,倆人依然斷斷續續有聯繫。12月底,陳芯主動邀請餘朋去自己家裏做客。餘朋本想推辭,但鬼使神差的,他還是去了陳芯家中。

  陳芯的丈夫是個老實憨厚的漢子,他以為餘朋只是妻子在工作中認識的一個機靈懂事的小夥子,便熱情地招呼他喝酒吃菜。酒過三巡,陳芯丈夫覺得自己和餘朋志同道合,便用力拍着他的肩膀説:“好兄弟,以後我和阿芯就是你大哥和大嫂,平時有什麼困難你只管説,大哥都幫你!”餘朋瞟了瞟坐在一旁默默微笑的陳芯,硬生生憋出一句:“好的,大哥。”

  隨着三人的相熟,這樣的聚餐逐漸多了起來,餘朋察覺到陳芯夫婦住的房子不僅面積小,租金還貴,便提議,讓“哥哥嫂子”搬過來和自己合租,理由是能一起分攤房租。陳芯一聽連忙拒絕,可餘朋早想好了説辭:“嫂子,我也有私心的,你來了順便還能幫我打掃打掃煮頓飯,這樣我不就省力了嗎。”一番話説得陳芯丈夫哈哈大笑,當即拍板同意了,陳芯也無可奈何。不久,陳芯兩口便搬進了餘朋的家中。

  陳芯果然是燒菜洗碗、打掃衞生樣樣都做。餘朋近水樓台,又開始撩撥起陳芯,日子久了,陳芯半推半就,就在丈夫眼皮子底下和餘朋暗度陳倉。陳芯丈夫是個粗線條的男人,從未發現過兩人的異樣。2019年年底,餘朋盛情邀約陳芯夫妻去自己老家過年。

  “嫂子”的貪心

  2020年6月,陳芯想在老家買套房子,但存款不夠。此時的她已經與餘朋打得火熱,餘朋平時花錢大手大腳,給自己買起禮物來毫不手軟,有時候喝醉酒之後,餘朋還會吹牛説他母親在某科技公司做股東,所以,陳芯覺得餘朋不差錢,如果能讓餘朋拿出一部分錢作為她房子的首付,那她買房就順利多了。

  於是,陳芯趁着丈夫出差,向餘朋索要20萬元,用來支持自己買房子。陳芯本以為和餘朋濃情蜜意,他必然會對自己百依百順,但沒想到餘朋一聽借錢立馬就翻了臉。眼看硬的不行,陳芯就來軟的,向餘朋撒起嬌來,可餘朋此時似乎鐵了心,怎麼説都不答應。陳芯頓時板起臉來,氣狠狠地説:“你要不肯借錢,我就把我們之間的事告訴我老公!”

  餘朋一下子慌了神,心虛地和陳芯商議,20萬元他實在沒有,他想辦法湊5萬塊,從此他們各走各路。但陳芯一口咬定就要20萬元,拿到錢立馬從他的世界消失。否則,她就要去餘朋老家,將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公之於眾。

  這句話激怒了餘朋,因為他很要面子,也很在意老家人對他的看法。他一把抓住陳芯的衣領,對她吼道:“兔子急了還咬人呢,你可不要欺人太甚。”但陳芯絲毫沒有被眼前的場景嚇到,她笑盈盈地説:“反正我就要這麼多錢,一分也不能少。要麼你就把這20萬元給我,要麼你就殺了我。”餘朋恨得咬牙切齒,正要發作之際,陳芯推門出去了,餘朋只好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  之後的幾天,餘朋過得掙扎又苦悶,他不知道去哪裏搞20萬元,又害怕在鄉里鄉親面前抬不起頭,同時也覺得辜負了大哥對自己的信任……

  “你要麼給我錢,要麼就殺了我”

  6月3日晚,陳芯給餘朋打電話,説她做好了飯,兩個人在飯桌上好好聊一聊。餘朋把電話掛斷後,在下班路上的超市裏買了一瓶酒,他希望可以藉着酒勁壯膽,把這件頭疼的事給解決掉。

  回到家中,兩人坐下聊天吃飯,有那麼一瞬間,餘朋想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,餘朋很感慨,要是他們沒有後面這麼多事,該有多好啊。

  很快,兩人吃完飯,陳芯又問他錢準備得怎麼樣,餘朋只是低頭喝酒,過了一會兒,他直視着陳芯的眼睛,説道:“我還是那句話,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,我能接受最多的就5萬元,你要是答應,我現在就去借錢,砸鍋賣鐵我也給你湊,明早之前就給你。”可這個提議立刻遭到了陳芯的拒絕:“之前説好的就是20萬元,我這是交首付急需用錢,5萬塊能頂個什麼事啊。你要麼給我錢,要麼就殺了我,否則我就把我們之前的這些事都説出去,讓你下半輩子抬不起頭。”

  説完之後是一陣長久的沉默,心煩意亂的餘朋不願意再多説一句話,不管陳芯説什麼,他只是坐在沙發上不停地抽煙。最後,還是陳芯打破了沉默,她拉着餘朋的手,説:“這件事情先放一放,你等等我。”説罷便自己去了浴室。

  餘朋獨自坐在客廳裏,只覺得腦子亂哄哄的。這時,浴室的門打開了,陳芯裹着一條浴巾向餘朋慢慢走來,然後俯在他耳邊輕聲説:“別想那麼多了,你想不想玩一點刺激的?”説着便拉着餘朋走進了卧室。

  進了房間之後,陳芯讓餘朋去找根長一點的繩子過來,餘朋便去飄窗上拿出了兩根綁帶。看到手裏的布帶時,他心裏忽然有了“主意”。陳芯説這還不夠長,於是打開衣櫃,找到了一件很早之前餘朋穿過的軍綠色T恤,兩人合力將T恤撕成布條,編成了一條一米多長的繩子。

  陳芯向餘朋提議道:“快把我綁在牀頭,把我綁起來之後,你想做什麼都可以。”這正如餘朋所願,他立刻將陳芯結結實實地綁在牀頭。看着眼前這個一絲不掛的女人,餘朋內心很掙扎,他一邊用繩子緊緊地勒住了陳芯的脖子,一邊對她嘶吼道:“你再問我要一分錢,信不信我勒死你。”

  此時的陳芯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已經來臨,她以為餘朋只是在嚇唬她,便掙扎着道:“只要我有一口氣在,這錢一分都不能少!”聽到這句話,怒火中燒的餘朋用力收緊繩子,陳芯在牀上奮力掙扎,可她哪裏抵得過一個壯年男子的力氣,片刻工夫,陳芯便沒了呼吸。

  當陳芯的頭耷拉下來時,餘朋一下子癱坐在牀上,腦子瞬間清醒過來,看着屋裏的一片狼藉,他抱頭痛哭,他知道自己無法逃脱法律的制裁,便衝向廚房,打算在警方發現之前結束自己的生命,可當他真正拿起刀時,卻下不了手:他真的不甘心啊,他還不到30歲,還有好多想做的事情沒有去嘗試過。最後,他決定再給自己幾天時間,等把想做的事做完了,再回來自殺。

  心意已定,他轉頭看看陳芯的屍體,心一橫,找到陳芯的手機,又回來用她尚有餘温的手指紋解鎖,給自己微信先後轉賬7萬元,隨後,他將陳芯的手機調至靜音塞在牀墊下,又用鑰匙將房間門反鎖後揚長而去。

  當晚,處於極度恐慌當中的餘朋叫了自己在KTV工作的朋友一起喝酒,陪同的還有朋友的兩名女同事。喝多之後,他邀請三人和自己一同到三亞暢玩,由他來負責全程的費用,三人欣然接受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四人便登上了飛往三亞的飛機。在此期間,陳芯丈夫多次給妻子撥打電話,始終無人接聽。陳芯丈夫有些擔心,便打通了餘朋的電話,説:“兄弟,麻煩幫忙找找你嫂子,看她去哪兒了?”餘朋一開始以自己不在家為由搪塞過去,後來再接到電話,他又撒謊説陳芯感冒,自己已陪同她去了醫院,讓大哥專心出差不要過度擔心。陳芯丈夫後來又多次打電話問餘朋具體情況,餘朋招架不住,只好説自己已到三亞出差,走之前聽説陳芯的手機出現了故障,讓他放心。

  這時,陳芯丈夫終於感覺事情不對勁,便連夜乘高鐵返回上海。等他打開房門,令人窒息的臭味讓他難以招架,一開始他還以為是剩飯剩菜的腐臭味,但當他注意到緊閉的卧室門,才瞬間明白:氣味,是從這個房間傳出來的。恐慌的他翻箱倒櫃尋找房間的鑰匙,但一無所獲,最後只好用自己的肩膀把房門撞開,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但眼前的景象將成為他餘生的夢魘:和自己生活多年的妻子被赤身裸體綁在牀頭,已死去多時,陳芯丈夫當場暈倒。

  幾天後,民警在三亞某酒店大廳將犯罪嫌疑人餘朋當場擒獲。此後,在上海市某看守所內,餘朋向檢察機關坦白了自己的全部罪行,他説:我愧對所有人,我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他們。父母養了我26年,可我再也沒有盡孝的機會了。我拆散了陳芯幸福的家庭,兩個孩子也沒有媽媽了……

  經上海市青浦區檢察院審查,犯罪嫌疑人餘朋故意傷害他人,並致人死亡,其行為已觸犯刑法第232條之規定,犯罪事實清楚,證據確實、充分,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。其以非法佔有為目的,祕密竊取他人財物,數額巨大,其行為已觸犯刑法第264條之規定,犯罪事實清楚,證據確實、充分,應當以盜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。

  目前,該案正在進一步偵辦中。(文中涉案人物均為化名)

  文丨葛天天 王擅文 上海市青浦區檢察院

  來源:方圓(ID:fangyuanmagazine)。

責任編輯:賴柳華 SN244

熱門推薦

新浪熱榜

微博/微信掃碼去APP查看

新浪中港搬家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-052-0066 歡迎批評指正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4000520066
舉報郵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© 1996-2021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