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中港搬家客户端

特朗普離任前揮出最後一記“關税大棒”

特朗普離任前揮出最後一記“關税大棒”
2021年01月13日 12:18 新京報

  原標題:特朗普離任前揮出最後一記“關税大棒” | 京釀館

  112日的對歐懲罰性關税,雖是特朗普時代施行的,但恐怕遠非美國貿易戰的“最後一役”。

▲特朗普。圖源新京報網。▲特朗普。圖源新京報網。

  111日晚,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、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宣佈,對來自法國和德國的部分商品加徵關税。

  這或許是特朗普120日卸任前對歐盟國家揮出的最後一記“關税大棒”。

  用關税相互詰難的美國和歐盟國家

  這項決定最早是由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20201230日宣佈的,新的關税政策自美國東部時間2021112日開始實行。

  具體而言,來自法國、德國兩國的飛機零部件(包括機身及機翼組件)將被加徵15%關税,酒精度數高於14°的法國和德國葡萄酒、起泡酒(不包括香檳)、蒸餾酒,以及部分乾酪將被加徵25%關税。

  美國和歐盟國家圍繞民航客機的波音-空客之爭持續多年,雙方互不相讓,且均以“對方實行國家補貼”為由相詰難。2004年,美國以此為由將歐盟告上WTO仲裁庭,一年後歐盟也如法炮製。

  特朗普上台後,轉而試圖採用關税壁壘這種“簡單粗暴”方法解決問題,自2018年起已對歐洲輸美葡萄酒加徵25%關税,歐盟則同樣以關税壁壘反擊。

  201910月,美歐雙雙在WTO申訴中勝訴,這意味着,美國可以對歐洲輸美產品加徵總額75億美元關税,但歐洲也可以對美國輸歐產品加徵總額40億美元關税。由於近幾周雙方談判毫無成果,最終導致美方“最新一棒”的揮出。

  除了民航飛機,美歐自特朗普上台後貿易關係日趨緊張,“跨大西洋自貿協定”久拖不決,美國卻接連對歐盟實施了多次關税壁壘“突襲”,而歐盟正加緊落實、直指互聯網巨頭的“數碼税”,則被普遍認為“正中美方要害”。

  被激怒的特朗普和萊特希澤一度表示,將自今年16日起,對法國輸美手袋、箱包徵收25%的懲罰性關税,以報復法方積極推動“數碼税”的行動。

  由於16日發生了特朗普狂熱支持者衝擊美國國會大廈的突發事件,17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佈“暫停”徵收針對法國輸美手袋、箱包的懲罰性關税,令很多人一度相信,112日的所謂“空客税”未必會如期到來——很顯然,他們想錯了。

▲默克爾。圖源新京報網。▲默克爾。圖源新京報網。

  特朗普的加税政策“裏外不討好”

  特朗普和萊特希澤在卸任前夕,仍爭分奪秒、加班加點落實對歐懲罰性關税,無疑會給繼任者帶來極大麻煩。

  反之,若拜登上任後很快取消這些剛剛加上的關税,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早已將準備好的“背叛美國公民利益”大帽子,劈頭蓋臉地砸將過來。

  然而,美國商界和消費者卻並不見得領特朗普這個“情”。

  以空客飛機而言,2020年因疫情關係,是民航飛機交付的“小年”。即便如此,空客位於美國阿拉巴馬州莫比爾的總裝廠,仍然向客户交付了40多架A-320客機,關税的提高在短時間內雖不會對莫比爾總裝廠的客機裝配構成影響,但長遠看將令該廠組裝的客機因原料成本大增、價格上毫無競爭力。

  酒類的問題則更大。正如美國葡萄酒貿易聯盟主席安內夫等所言,一年半前的第一輪“25%”,主要由美國進口商、中間商和餐飲零售企業消化,法德葡萄酒在美國市場的價格漲幅只有5%-7%,市場可以勉強接受。

  但如今時過境遷,新冠疫情肆虐導致餐飲、旅遊、酒吧等高檔酒終端經營慘淡,再無力消化第二輪“25%”的税收成本增加。

  針對特朗普和萊特希澤“這將促進美國本土葡萄酒生產和銷售”的辯詞,加州和亞利桑那州業者提出了尖鋭的反駁。

  亞利桑那圖森酒商、CircoVino創始人兼合夥人賈拉斯維羅傑稱,因為疫情及防疫應對,2020年其銷售額鋭減一半,“加税等於連環擊”。

  美國葡萄酒貿易聯盟的數據也證實了這一結論:2019年“第一個25%”落地後,法國葡萄酒的出口反倒同比增長2.77%——因為其對華出口同比增加了35%

▲馬克龍。圖源新京報網。▲馬克龍。圖源新京報網。

  拜登不見得會取消對外加徵的關税

  此刻,受此輪追加關税影響最嚴重的美國餐飲、酒業經營者正紛紛聯名致函拜登“影子政府”,敦促其就任後“儘快回擺”。

  然而,這未必現實。

  111日,美國部分資深貿易問題專家、法學家共同參加了“拜登是否會積極取消特朗普時代對外國產品加徵的關税”的專題研討會。與會者近乎一致認為:不見得。

  多位與會專家指出,拜登及其團隊在去年113日後,對是否取消特朗普時代多達232項的“貿易戰關税”始終三緘其口。接近其團隊人士指出,原因一方面儘可能守住“來之不易的成果”,另一方面藉此和貿易對手討價還價。

  事實上,民主黨較共和黨更熱衷關税壁壘,拜登團隊中充斥的“老將”們,未必抵擋得住黨內民粹派“保護本國勞工”的壓力。

  16日及後續發生的事件,令更多國家堅定了“信息自主”理念,這意味着“數碼税”將更普遍、更嚴厲,而非相反。這也意味着,美國和歐盟間仍存在着大量貿易糾紛“爆點”。

  在此情況下,拜登團隊“既想守住關税、又想改善貿易關係”的如意算盤,恐怕是打不通的。

  換言之,112日的對歐懲罰性關税,雖是特朗普時代施行的,但恐怕遠非美國貿易戰的“最後一役”。

  □陶短房(專欄作家)

責任編輯:賴柳華 SN244

熱門推薦

新浪熱榜

微博/微信掃碼去APP查看

新浪中港搬家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-052-0066 歡迎批評指正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4000520066
舉報郵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© 1996-2021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